主页 > J生活图 >Jan Poser 希腊债务纾解 前路困难仍多 >

Jan Poser 希腊债务纾解 前路困难仍多


•由于最近「三巨头」即欧盟、欧洲央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的协议无法恢复希腊债务的可持续性,但 ……

•… 欧洲央行将会促成融资,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亦会宽鬆看待

•债务将会真正获得纾解,但只会在若干年后才发生

重新聚焦希腊

在六月选举结束后,市场有关希腊的讨论静了下来,让人有点惊讶。期间,投资者主要集中注意西班牙的情况、中国领导人换届及美国总统大选等。今天,投资者再次聚焦希腊。虽然各有关方面都愿意合作,但希腊仍未收到任何款项,而她实在是捉襟见肘,亟需现金解决公共支出及偿还债务的燃眉之急。她正危站于悬崖边上,国家破产一触即发。该国是否会真的陷入混乱?

希腊需要更多时间 ……和金钱

即使希腊与国际债权人最近签定了最新协议,但各有关数字仍然有所出入,投资者忧心自然可以理解。希腊国会已通过总值120亿欧罗的一系列紧缩政策,亦同时要求债权人给予多两年时间达成减债目标。但时间就是金钱。希腊达至紧缩目标所需的时间越长,她填补赤字所需的金钱亦越多。因此,IMF估计,希腊到2016年将需要额外326亿欧罗救助资金。可是,各债权国已发出讯息,表示不可能再增加向希腊放贷。德国总理墨克尔便不会就此获得国会大多数支持。而据报,荷兰财政部长Jeroen Dijsselbloem曾表示,希腊需自行为其额外融资需求另寻途径。而这个说法是否等同指望奇蹟出现呢?

紧急流动性援助的奇蹟

那奇蹟叫紧急流动性援助。其所指的是一项紧急援助计划,容许国家央行支持流动性不足的银行。希腊的银行事实上有此长期需要。由于减债日程有所改动,加上经济衰退,它们在资产方面陷入了困境;而在债务方面,它们的存款额正逐渐下降。自国际投资者撤离后,希腊央行便一直长期给国内银行「吊盐水」。解决方法是利用紧急援助资金购买短期国债。如在11月13日,希腊推出价值28亿欧罗的4个月期及价值13亿欧罗的3个月期国家债券,息率分别为3.95%及4.2%,所得足以赎回于11月16日到期的50亿欧罗债券。绝大部份买家大概是可享用紧急援助资金的希腊银行。

欧洲央行独立性备受威胁

这做法存在的问题是由于它等同在走欧洲央行融资后门,违反欧盟协议当中「不作救助」的条文,是在挑战有关合法行为的规範。儘管用以挽救银行的资金来自希腊央行而并非欧洲央行,但每次希腊的货币流通量增加,欧罗的流通量明显也会上升。没有欧洲央行明示,紧急流动性援助不会随便批出。但由于紧急流动性援助如有任何缩减,希腊便会陷入主权破产,进而对银行体系造成打击,欧洲央行也实在别无他选。在希腊改革仍存在未知之数和紧缩计划持续的情况下,这扇后门将会继续开启。希腊有关计划无法填补的326亿欧罗融资需求,紧急援助资金将可提供。

IMF坚持可持续性

即使欧洲央行假以时日会对希腊伸出援手,而欧罗集团最终亦会给予希腊更多时间,但依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那额外326亿欧罗将令希腊负债比率再飙升。假设所有情况不变,到2020年希腊的负债比率将高达144%,这将大大超越IMF订出的120%可持续债务水平上限。经过长时间商议,IMF、欧盟及欧洲央行达成妥协,採用不同减息幅度、债务暂缓及回购等组合方案,让希腊到2020年的负债比率减至124%,而到2022年则「明显减少至110%以下」。这说法显示参与商讨的各方也不能确定可把希腊的债务水平降低多少。在此刻几乎可肯定希腊无法达标。那幺,希腊几年后是否会濒临破产?

债务宽减无可避免 但未是时候

要她离开悬崖,还有另一方法。我们相信希腊的债权人已向IMF发出讯息,在2020年前该国的负债比率将会减少。可预见官方债权人将同意自愿减债:除官方减债举措外,还加上私人界别参与。这是必需的步骤。可是,鑒于德国及意大利大选在即,欧洲集团国的政府将会尝试尽量拖延,不让选民看见那恶劣的现实情况。此外,那幺快作出行动将会永久减少对希腊的压力,令她缺乏继续推行改革和紧缩措施的动力。

希腊国内政策成为关键

事实上,希腊国内厌倦改革是目前最大的障碍。经历了五年严重衰退,这的确可以理解。事实上,最后一轮紧缩措施在国会300个议席中只取得153票支持,而社会民主党PASOK(泛希腊社会运动党)已有六名议员因为拒绝支持改革,而遭开除党籍。只要再多四票便要脱离联盟,令总理萨玛拉斯的政府倒台。意见调查显示,激进左派联盟Syriza的支持度正上升。假如后者执掌政府,与债权人的对抗将无可避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