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F超生活 >周恩来身边的女人们 >

周恩来身边的女人们


女人在周恩来的政治生活中,起过很大的作用;周恩来利用女人的天才,和政治统战的天才,其实是一套学问。

周恩来身边的女人们

从“叫父亲太沉重”谈起

我首先为写“叫父亲太沉重”的作者艾蓓小姐感到不平。我认为艾蓓的书,基本背景是事实,问题是,她没有勇气用第一人称,忠实地写出,而是故弄玄虚,用迂迴曲折的小说笔法来表达,以至很多人怀疑她的真实性。

早年北京的高层人士都知道,艾蓓是罗青长的女儿,而艾蓓的相貌完全不像罗青长,却像周恩来。罗青长是长期担任周恩来的保卫工作的,他与周恩来的关係和汪东兴与毛泽东的关係差不多。周恩来临终时,把罗青长叫到身边,连说了四个“托”字,“托”什幺呢?他没有来得及说,我想托党和国家大事,罗青长还不够条件,周恩来的家事有邓颖超,也不用“托”给罗青长。我的理解是,周恩来“托”罗青长的事是照顾艾蓓,用句香港人的口头语,罗青长是为周恩来“食死猫”的。

第一位女人张若名

根据现有资料,法国的中法文化交流中心出版过两本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及资料辑集”,另一本是“张若名研究论文辑录”,出版的“导言”中说:“张若名(1902-1958)是中国第一位留学法国而取得博士学位的女学生”是20世纪“二零年代改造中国的理想主义者”。

五四运动前后,周恩来、张若名、邓颖超有过三角恋爱关係。周恩来与张若名相恋于先,然后邓颖超横刀夺爱。中共早期资料中,谈到当年那个风云的时代,周恩来与张若名出双入对的柔情蜜意故事,张若名也长得比邓颖超美丽,当时被称为才女,他们手牵手参加过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0年1月同时被捕,11月双双到法国同居。

当周恩来和张若名热恋时,邓颖超不断给周写信。当时国共第一次合作不久。邓颖超在国民党中很活跃。她到广州后,与国民党的上层多有交往,与鲍罗庭夫妇关係密切。周恩来在黄埔军校始终是蒋介石的部下,而邓颖超已经是国民党的中央委员了。当年周恩来在巴黎决定放弃张若名而接受“小超”(周对邓的昵称),主要基于政治上的考虑;这和当年蒋介石放弃陈洁如而接受宋美龄是很相似的。中共反右以前,周恩来曾到昆明秘密探访过张若名,1958年张若名在昆明投河自杀。

王一知.张文秋

中国共产党初期一位着名美女王一知,也曾经是周恩来的密友。王一知原是中共成立时东京小组施存统(复亮)的夫人,后来与张太雷同居,张死于广州暴动,王一知长期受周恩来的特别照顾,当年张国尽夫人杨子烈亲自见到邓颖超打过周的耳光,王一知也受过侮辱。周恩来在上海时,还有一位神秘女友叫张文秋,又名张一萍,她是专职性“住家主妇”的女同志,像周恩来这样重要的领导人,当年在上海的住家绝不止一处,张文秋就是周的其中一个住家主妇,后来张文秋被共产国际情报组在上海的代表佐尔格看中,周恩来派张文秋做了佐尔格的妻子,佐尔格又把张文秋让给另一个德籍助手(中文名吴照高)做临时夫人。佐尔格就是当年轰动中外的上海神秘西人案的主角。延安时代,周恩来、邓颖超把张文秋介绍给毛泽东。张文秋很得到毛的喜爱,她又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他们既是亲家,又是周恩来、张文秋、毛泽东三人之间的纽带,主要串连者是邓颖超,政治的意味很重。

胡綉枫姊妹

抗战时,我在重庆认识一位社交名人胡綉枫女士,她是重庆社会局局长李剑华的夫人,夫妻俩都是国民党身份的中共地下党员,1939年,毛泽东和周恩来指示潘汉年争取大汉奸李士群的合作,李提出一条件,要求他的旧情人胡綉枫回到身边。周恩来认为胡綉枫是自己身边不可缺少的女人,很感为难,于是胡綉枫建议由她的姐姐胡楣代替她。胡楣又名关露,是三零年代初着名的诗人、作曲家和编剧家,也曾在上海为周恩来传递情报,胡綉枫给李士群一封信,请李给姐姐关露一份工作,李士群一见,觉得关露和妹妹一样漂亮,就留在身边,关露从此就以李士群的情人身份做了汉奸,实际上为中共秘密工作。

江青和周恩来的关係

江青与周恩来的关係也是个谜,毛泽东、江青的结婚,现在中共的说法是周恩来介绍的,中共地下工作的负责人王世英、杨帆等当时向党中央提出资料说,江青私生活糜烂,同志们称她为“公共汽”。中央大多数同志也反对毛江结婚,但是周恩来说,江青同志在上海地下工作中做了大量工作。中央最后通过毛江结婚,江青可以做毛夫人,但20年内不可以担任政治职务。五零年代初毛泽东提出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为中央主席秘书时,周恩来提议加上江青,后来中共中央有过文件,这是江青从毛夫人到合法参政的开始,文革初期,周恩来与江青互相吹捧。这一切都令人感到,江青可能是周恩来安置在毛泽东身边的西施或貂蝉。至少说明了周恩来和江青的关係是不寻常的。

孙维世.黄慕兰

周恩来和孙维世,超过养父和养女之间的关係,明知其事,严格保密而又用政治手法处理的是邓颖超,早在1937年,周恩来把孙维世从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带回家中时,那种喜悦,邓颖超早已看出周恩来内心藏着一个秘密。

1951年,邓颖超主持孙维世和金山结婚,其后,孙维世向邓颖超诉苦说,金山婚后本性难移,乱搞男女关係,孙维世感到非常痛苦,邓颖超回信说,在上海十里洋场混久了的男人,总是免不了有这些事的。如果想到他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作为他的妻子,就可以自堪告慰了。这段话有相当的暗示性和针对性,周恩来的私生活和金山相比,没有多大的区别。

和金山同居过的另一个电影明星王莹,也是和周恩来私人接触最多的。

在上海地下工作中,还有一个和周恩来单线联繫的女人,是黄慕兰,她当时以交际花的身份活跃社交场所,由于她艳压群芳,裙下有律师,法租界的包打听(暗探)、翻译官等,她在周恩来身边,往往能提供最重要的情报。

周恩来守口如瓶

周恩来身边到底有过多少女人,永远没有人知道,周恩来时时强调保密的重要,在一次会议中说:“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后,不要一时高兴就说出来”,“我老婆是老党员,中央委员,不该说的我对她就是不说”。

邓颖超也在一篇回忆周恩来的文章中说,他们结婚后,聚少离多,他到那儿去,“去干啥、呆多久、什幺从没有讲”。周恩来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们之间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报》)

周恩来去了哪儿,当时的白区活动,一种是中共的“住机关”,这种住机关有的男女同志,假扮成夫妇,一种是单身女性,专门接待高级领导人的,另一种是妓院,因为妓院可以闭门“密谈”,环境也容易控制。向忠发的小老婆,就是周恩来替他从妓院中选的。周恩来这些行为,当然可以解释他是为了党的需要,为了工作的需要,周恩来和邓颖超之间尚且“守口如瓶”,我们做研究工作的,故事只能讲到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